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袁鹿江韧 > 第111章:不愿承认

第111章:不愿承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颜颜,你家小表妹厉害了哦。”
  
      邹颜正在写最后文案,隔壁桌的同事兼好友姚玲凑过来跟她说话,“微博上的八卦看了没有?”
  
      她停下手上的活,拿了手机随便的扫了一眼,并不是什么大热的新闻,热搜也挺靠后的。盛家一直以来都很低调,不过那些喜欢挖掘八卦,热爱豪门辛秘的一群人,会搞个什么北城四少啊,海市才俊啊什么的。
  
      盛骁正好被纳入了这北城四少里头,而且他算是最出挑的一个,不过过分低调,一点花边新闻都没有。如今难得出来这么一条花边,这群人自然就打了鸡血一般,那些火热的八卦论坛里也有人专门开了帖子讨论。
  
      盛骁的风评无论是在圈子内,还是在圈子外,都是一致好评。
  
      邹颜去八卦小组看了下帖子,几乎都把他比作是梦中情人,一个个过分好奇他的另一半长什么样。
  
      帖子里几个爆料小道消息的,都假的不能再假。
  
      “不过是狗仔队意淫的,鹿鹿跟他是正常的兄妹关系。”她看了一眼那张高糊的偷拍照,应该是角度问题,看着确实有几分暧昧。
  
      她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姚玲笑了笑,说:“你怎么就知道你妹妹没这个想法?现在的小姑娘一个个头脑精明的很,这么一座金山摆在跟前,谁能不心动啊。”
  
      “她的性格我了解。”
  
      “不过,如果她跟盛骁真有什么,你说盛家会同意么?虽说她只是表妹,可真嫁进去了,感觉也挺奇怪的啊。”
  
      邹颜停下手,侧目看过去,“你这么闲?事情都做完了啊。你当着我的面,八卦我的家事,真的好么?”
  
      姚玲吐了吐舌头,笑眯眯的滑了回去。
  
      晚上,邹颜跟人吃过饭回家,她问了佣人,盛韬光还没有回来。
  
      袁美华正在自己的书房看书,邹颜进去的时候,卓美华正在看书,她前阵子买了不少母婴用书,一直在看,也不是第一次当妈妈了,可那认真的样子,简直像是头一次当母亲。
  
      邹颜不知道她第一次当母亲的时候,有没有像现在这么认真和小心翼翼。
  
      “妈。”她轻轻掩上门,走到她身边坐下来,看了看她的脚,已经开始有点肿了,“坐了多久了?要不要起来走走?”
  
      袁美华合上书,揉了揉眉眼,“不用,我再看一会就去睡觉。最后一个多月,总算是要熬出头了,医生跟我说可能会早产,过完年,我直接去医院里待产了。希望别提早出来,就按照我们之前选的时辰剖腹产最好。”
  
      “你这么小心翼翼的,应该不会。”
  
      她微笑着摸了摸肚子,“最好是不会。”这一刻,她似乎开始幻想孩子出生以后的美好日子,沉静片刻,她才收了心神,看向邹颜,问:“你呢?之前给你介绍的那个,还有在联系么?”
  
      “有。”
  
      “你真的有,还是敷衍我?”
  
      “妈,你要是觉得我在这个家里住着让你碍眼,我可以搬出去住。我已经想好了,等你把孩子生下来,我就去海市分公司,申请书我已经交上去了。至于结婚的事儿,我暂时不想,等我想的时候,我自然就会带着人回来,说不定还怀着孕。”
  
      “你胡说八道什么东西。”袁美华拧了眉毛,“你现在的身份跟以前不一样了,未婚先孕这种事儿你给我想都不要想。你也算是半个千金小姐了,结婚对象是这么随随便便的么?我真是不明白,我给你安排的哪一个不是青年才俊,要长相有长相,要家世有家世,人家的态度也很好,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
  
      邹颜并不想聊这个,“对了,关于盛骁跟鹿鹿的绯闻你知道了么?”
  
      袁美华睨了她一眼,说:“你也说是绯闻,你觉得我会相信么?袁鹿可是比你懂事的多,什么事儿可以做,什么事儿不可以做,她心里清楚的很。根本不需要我来多说一句,倒是你,比她年长几岁,却一点也不懂事。”
  
      邹颜不急不恼,缓缓的问:“那若是鹿鹿真的跟盛骁在一起了呢?”
  
      “什么?”
  
      邹颜并未立刻回答,只是与她对视了一眼,而后摇摇头,说:“没什么,我随便说说而已。都快十点了,你还不睡觉?我扶你上楼。”
  
      袁美华神色微凝,倒是没有多问,但心里总归还是落下了这件事,原本还真没放在心上。她从来不觉得这两人之间能发生什么,裴丽一直以来在她耳边唠叨的也是希望袁鹿找个跟自己家世相当的,不想高攀,更不想让她嫁入豪门什么的。
  
      就希望她能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一直健康幸福就好。
  
      而袁鹿在她跟前提到盛骁的时候,也都只是稀疏平常的情绪,难不成,真有点什么?
  
      邹颜见她神情有异,估计她那个问题一下子问到她心里去了,“妈,你别多想了,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他们没什么的。”
  
      袁美华笑了下,“他们有没有什么我不管,我只在意的是韬光心里会怎么想,他若是开明,他们两个在一起能有什么问题?真在一起了,反倒巩固了我眼下的地位。”
  
      “是么?你真这么想?”
  
      会不会巩固地位不知道,但很有可能会让她跟盛韬光之间生嫌隙倒是真的。
  
      若是袁鹿真跟盛骁在一起了,那些人不知道要怎么嚼舌根,肯定会以为是她的心机。
  
      袁美华叹气,“盛骁的事儿我是没办法管的,他们要不要在一起,那我不是能够决定的。真到了那一天,我也不会去插手。有的是人阻止,我何必要当这个坏人。”
  
      “鹿鹿那个孩子,应该也不会想走这一步。她多重亲情啊。又不是你,只想着自己逍遥,从未想过我。你要是嫁的好,那才真是巩固我的位置。”
  
      她抓住邹颜的手,说:“你不要觉得我生了孩子,就不会再管你,当初我既然带着你,我就会对你负责到底,你是我的女儿,因为有你,我才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光,才有这个决心要让我们母女两个过上好日子。在我心里,你很重要,我会把最好的都给你。”
  
      邹颜抿唇笑了笑,抱住她的肩膀,“我知道,我没有吃醋,你快好好休息吧。”
  
      ……
  
      袁鹿只想找出来这八卦的源头,到底是谁要兴风作浪,至于网络上的那些评论,她没去看,管他们说什么,说了也不能掉一块肉。兴许是盛骁提前说过,所以她倒也没把这个当回事儿,只是恼怒于这背后搞事儿的人。
  
      绯闻一出来,第二天品牌方老总的助理就主动打电话过来,说是有时间可以一块吃饭,并商量如何解决问题。
  
      袁鹿带了胡芳一块去,又叫了几个酒量不错的一块。
  
      饭桌上,胡芳跟对接人几次三番的道歉,敬酒,气氛还算融洽。袁鹿则亲自招待方总,他们之前见过一次,在高尔夫球场上。
  
      方总说:“之前我一直在外地出差,这两天才回来,秘书告诉我你约了我好几次,但因为广告的事儿,她就没给你回复。其实都是小问题,大家说开了就好了。我这边的人呢,也是血气方刚,听不得一句重话,结果这事儿一下就闹大,不知道会不会对你的公司造成影响。听说坏了好几个项目?”
  
      “这事儿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的错,黄了几个项目也正常,我都接受。倒是给您贴了麻烦,实在对不住。”袁鹿拿了酒杯,“这杯酒,算是我给您赔礼道歉,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儿。您家的品牌是国内家喻户晓的,闹出这档子事儿,对您家的品牌肯定造成了影响。您看,要不您让公司会计部核算一下,我愿意做赔偿。”
  
      方总摆手,“年轻人犯点错误很正常,最重要的还是在于出现问题后怎么解决问题。你做的挺好,咱们也算是朋友,说赔偿就太见外了。看来你如此有诚意的份上,我把我们线上产品的推广都交给你,过两天,你亲自过来一趟签个合同。怎么样?”
  
      袁鹿愣了愣,方总这会已经端了酒杯,与她碰了一下,“不过这酒嘛,你今天可是逃不掉了。”
  
      袁鹿立刻回神,与他一起喝完了杯中的酒,笑了笑,说:“那是自然,方总这么照顾我,我一定奉陪到底。”
  
      跟着袁鹿来的人都很惊讶,没想到不但没有被责难,还给了更大的生意,先上全部产品的推广,一年得上千万了推广费了。
  
      袁鹿公司小,其实吃不下这么大的。
  
      她知道,这得益于盛骁的名头,上次他们打高尔夫,她就听出来这方总想跟盛骁合作,但盛骁并没有开口。
  
      “不过方总,我公司小,您这么大的公司,我这怕死吃不下,到时候给您搞砸了,砸了您的招牌,我就真的羞愧难当了。”袁鹿拿了酒,给方总和自己倒上,“要不这样,等我公司以后做大了,各方面都完善了,您再把宣传推广交给我,如何?”
  
      方总眯着眼,微笑的看着她,好一会之后,他才点了点头,又与她干了一杯。
  
      之后,一杯又一杯,袁鹿全部接住。
  
      饭局结束的时候,袁鹿已经醉了,她是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把人送走后,就去卫生间吐了。
  
      这点责难,还是小意思。
  
      要真的应吃下他给的好处,到时候给盛骁增加麻烦,就不太好了。
  
      胡芳和张歆在旁边照顾着,袁鹿吐完以后,神智就不太清楚了。胡芳来的时候拿了解酒药,给她硬的喂了下去,又给她灌了口温水。扶着人到沙发上先坐下来休息。
  
      其他人先走了,袁鹿躺着,胃很不舒服,但想吐又吐不出来。
  
      此时,包间的门推开,张歆和胡芳回头,没见过这人,胡芳起身,“请问您是?”
  
      “我是袁鹿的朋友,你们先走,这里我来照顾就行。”
  
      “两人还算警惕,“不用了,袁总之前吩咐过我们,如果她喝醉了,就送她回家。再者,现在我们袁总喝醉了,您到底是不是她的朋友,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呐,这是我的身份证,就放在你这里。真要是有什么事儿,你叫巡捕来抓我。”
  
      张歆看了看身份证上的名字,孟正。
  
      她把身份证塞了回去,“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孟正笑了笑,“那我护送你们回去,可以吧?”
  
      胡芳和张歆对视了一眼,见对方姿态强硬,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
  
      孟正上前看了看袁鹿的情况,见她面色有些泛白,他扫了一眼桌上的酒瓶,看来是喝了不少,还全是白的。一个女人,哪里扛得住这么灌。
  
      孟正说:“先去一趟医院,我瞧她脸色有点不对劲。”
  
      胡芳和张歆看了看,确实有些不对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