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叶凌月凤莘 > 121 宁家来人

121 宁家来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医务室内,散发着消毒水的气味。
  
  季无忧被送过来后,打了一瓶盐水,精神才好了一些。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看上去有些苍白。
  
  到大龙山基地不过一个月,她就瘦了很多。
  
  本就不大的脸,小的只有巴掌大了。
  
  双颊也凹陷了下去,不仅如此,她的手脚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那是训练留下来的。
  
  比起其他人,她参加训练要拼命得多,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跟不上进度。
  
  可是她不愿意离开,因为在这里,她第一次有了朋友。
  
  从小到大,因为自身的特殊原因,以前的同学和朋友,甚至亲人对她都很是避讳,将她看做怪人。
  
  唯独凌月和辛霖对她真心,她们从没有因为她的怪异而歧视她。
  
  “你真的没事?”
  
  巫扈看了看病床上的季无忧,不无担心道。
  
  “巫老师,我没事。谢谢你们。”
  
  辛霖小口喝着热水,眼底有了雾蒙蒙的水蒸气。
  
  她又拖累辛霖和凌月了,希望夕教官不要因此为难她们。
  
  “你不适合这里。”
  
  帝莘站在一旁,像极了一块冰冷冷的石雕。
  
  他不擅长安慰人,可傻子都看得出,季无忧不适合这里。
  
  她不像是辛霖和凌月,辛霖是宁家后人,她自身的潜力很巨大。哪怕迄今为止只发现了一小部分,可以预见,麻将来的她,未来可期。
  
  至于凌月,她自身的特殊情况姑且不言,她看似很蠢,却狡猾的很,是三个人中,最爱扮猪吃老虎的。
  
  唯独季无忧,那是真的弱。
  
  性格单纯,做事直来直去,在大龙山这种地方,她简直就像是一张白纸。
  
  在基地里还好,一旦开始了野外训练,一个小小的差错,就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帝莘当了这么多年的狩妖人,过无数和季无忧类似的新手,以为狩妖人是多么光荣的事,就一腔热血来报名,结果,命自然是丢了。
  
  “帝教官,我可以的。”
  
  面对帝莘,季无忧还有些紧张。
  
  凌日已经足够冰冷了,帝教官简直是三倍数的凌日,站在他旁边,他的目光都足以冻死人。
  
  “由着她吧。”
  
  巫扈递给了帝莘一个眼神。
  
  “算我多管闲事。”
  
  帝莘干脆利落的走了。
  
  “他就这脾气,不过,他的话未尝不对。早晚……”
  
  巫扈蹙眉,却没有把话再往下说,因为他听到了季无忧的呼吸声。
  
  她太累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巫扈收起了嘴上的笑,看了眼季无忧,摇摇头,踱了出去。
  
  季无忧正是累惨了。
  
  连续多日的训练,她已经到了一个极限。
  
  可她却深信夕雾教官的那句话,极限并非是坏事。
  
  也许,哪怕是只有万分一的机会,她也是拥有灵力的呢?
  
  季无忧带着这个念头,睡了过去。
  
  她实在是太累了,以至于傍晚前后,当完成训练的叶凌月和辛霖来看望她时,她都不知道。
  
  “小柚子看样子是累坏了,喊都喊不醒。”
  
  辛霖一脸同情,望着病床上的季无忧。
  
  “我去食堂,买份粥,你先看着她。”
  
  叶凌月看了眼季无忧。
  
  和其他人不同,叶凌月并不想劝退季无忧。
  
  第一次见到季无忧时,她就知道,这女孩子身上有一种韧性。
  
  认准了一件事,就不会回头。
  
  这种韧性,和当初刚成为叶家傻女的叶凌月很相似。
  
  况且,她也不算是没有天赋。
  
  只是那份天赋,没法子让她自保罢了。
  
  “记得给我带份拉面,双份牛肉的那种,我饿惨了。”
  
  辛霖揉了揉饿扁了的肚子。
  
  辛霖趴在季无忧的病床边,门又被打开了。
  
  “这么快?”
  
  辛霖诧异着,抬头看去,就见门外站着的哪里是叶凌月,而是一张不大友善的脸。
  
  辛霖顿觉胃口不好了。
  
  战痕语气不耐烦道。
  
  “辛霖,有人找,去会客室。”
  
  “有人找?没理由啊,小叔不是早就走了。”
  
  辛霖纳闷着,看了看病床上的季无忧。
  
  季无忧还在昏睡,医务室很安静,辛霖想了想,给季无忧盖好了被,这才走了出去。
  
  “战教官,是不是我小叔又回来了?”
  
  辛霖快步跟着战痕。
  
  “是宁家的人找你。”
  
  战痕也有些意外,宁家的人居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而且还是宁家的直系少爷,看样子,宁家人对辛霖还是很重视的。
  
  如果辛霖真的回到了宁家,那战痕乃至昆仑对她的态度也将会发生改变。
  
  辛霖脚步一顿。
  
  “我不见宁家的人。”
  
  辛霖语气不善。
  
  她讨厌宁家的人。
  
  什么骨肉亲情,她根本不屑。
  
  那个宁家的老头子哪怕是隔着电话,也透着一股优越感。
  
  他对小叔的呼来喝去,让辛霖浑身不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