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草根风云 > 3700:无一生还

3700:无一生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3700:无一生还“丁主任?这么晚了,有事?”对于丁长生的突然来访,曹颖还是很惊讶的,虽然赖虎一再的警告自己,丁长生这个人很好.色,但自己没有从丁长生那里得到多少暗示,可是此时丁长生找上门来,这让曹颖有了些警惕。“有事,电话里不方便说,所以就过来了,可以进去说吗?”丁长生指了指里面。“哦,不好意思,请进”。这是曹家的别墅,虽然是曹颖一个人,但是这里的保镖和佣人好几十个,所以丁长生要想在这里对曹颖不利,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曹颖自己心甘情愿。“请坐,丁主任”。曹颖说道。丁长生看了看周围,问道:“赖虎在这里吗?”“不在,你找他?”“也不是,但是这件事还是要他在这里比较合适,找人把他叫来吧”。丁长生说道。“是不是他又闯祸了?”曹颖问道。丁长生笑而不语,曹颖无奈,只好打电话叫赖虎过来。赖虎一听是大小姐让他到家里去,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曹颖的家里,但是进门看到丁长生居然也在,这让他感到很惊讶,再看曹颖,一脸的淡然。“曹总,找我有事?”“嗯,丁主任过来和我说点事,说这事你在这里最好,坐吧,一起听听”。曹颖说道。丁长生看看这两位,说道:“曹总,对于你来说呢,你父亲做的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但是这位赖先生一定知道,而且有些事还是亲自去做的,对吧,赖先生”。“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赖虎说道。“是吗,我说完你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丁长生笑笑,然后开始了一段耸人听闻的叙述,至少在曹颖听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我来合山之前,我是在芒山工作的,前段时间,芒山市公司董事长何尚龙被杀,虽然后来因为找不到真凶,也因为这件事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就把这事定为了自杀,这事曹总可能不知道,但是这事我很清楚,我也很肯定,何尚龙不是自杀,是他杀,而且是这位赖先生亲自去做的,对吧”。“你有证据吗?”赖虎虽然很震惊,但还是镇定的问道。“你听我说完再说不迟,我只是叙述一个事实,让曹小姐知道这里面的来龙去脉,好吧?”丁长生笑笑,看向曹颖,曹颖的眼睛看向赖虎,眼睛里都是震惊。“何尚龙死后,芒山安保综合了各方证据之后,觉得这个事件不简单,我也这么认为,这个时候何老三找到了我,问我这事该怎么办,还提供了你去过他的店里找他大哥,所以,他认定杀了他哥的人就是你,赖先生,我说,这事没有证据,不好说吧,但是他认定了这事就是你做的,而且杀了他哥何尚龙的原因就是何尚龙为你们在合山做下的另外一件事做了掩护,这件事就是制造了一起车祸,目标是现在合山市公司董事长梁文祥董事长的女儿梁可意,她现在是芒山总经理,这样就都联系起来了吧,这还没完……”丁长生娓娓道来,让曹颖震惊的无以复加。“何尚龙的弟弟何老三知道凭他自己的能力,不但不能给他哥报仇,赖先生想到了当初见过他之后,还可能来找他灭口,所以他想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来了合山,所谓灯下黑,而且他潜藏的地方就在你们总部对面的商业楼里,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下,还派了车跟在曹永汉的车后面,这一切都做好了准备,就是等待时机,当有一天,曹永汉决定出云南边境出逃的时候,他一路跟着,这下你们明白了为什么曹永汉消失了吧,曹颖,要是没有你父亲的命令,赖先生不会去做那些事,所以,何老三这次的复仇,可谓是费尽心机了吧?”丁长生问道。曹颖此时早已被丁长生的故事搅和的头晕目眩,问道:“我父亲现在在哪?”“等我慢慢说,赖虎,你认识一个叫贺乐蕊的女人吗,燕京的,有没有在曹永汉对外的联系中,接触过这个女人?”丁长生问道。赖虎点点头,说道:“这就对了,你是他的保镖,一定知道你老板和谁联系过,曹永汉的手里有一份名单,事关很多人,贺乐蕊很想得到这份名单,当得知曹永汉出逃之后,一直都在找他,当知道他在何老三的手里时,于是立刻找到了何老三,于是,他们就在你们总部对面的一间地下室里见了面,何老三答应把你爸给贺乐蕊,而贺乐蕊答应在得到名单后,会除掉你爸,这样何老三会得到一百万元”。“我很怀疑你这些话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赖虎问道。丁长生笑笑,说道:“何老三一直都在和我联系,直到他出发去燕京,要把你爸送给贺乐蕊之前,才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说曹永汉在他的手上,我立刻派人去追,想要在他离开合山境内之前追到他,可惜了,等到追到他的时候,却是在太行山的山间公路上,你爸和何老三他们乘坐的车掉到了山谷里,车上人员无一生还,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丁长生说完了这话,屋子里一下子像是冻住了一样,没人吱声,好一会,曹颖的眼泪无声的滴落,身体开始一耸一耸的,看起来像是很委屈,但是她确实是在心痛。无论丁长生那些故事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没用,最重要的是,父亲死了这事是不好造假的。“这件事说到底,是因为赖先生先做了对不起何老三的事,对吧,所以你们要是有时间,做个准备吧,为曹永汉先生准备后事,估计很快就会有人把遗体送回来”。丁长生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在对待赤商集团的事情上,我和贺乐蕊是持相反的意见,我的意见是保持赤商集团的现状,但是贺乐蕊代表的域外资本一直都想要收购赤商集团,所以她对我也是恨之入骨了,之前给我挖了不少坑,甚至是找人除掉我,这一点,曹小姐一定是感同身受了,毕竟我们一起遭遇过这事”。丁长生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