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草根风云 > 3705:一条道走到黑

3705:一条道走到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3705:一条道走到黑“你有病啊?”梁可意在第一时间到了医院里,看到躺在病床上刚刚手术完的丁长生,抬手就是一巴掌。丁长生没有躲,只是闭上了眼睛等着这一巴掌下来,但是这一巴掌最后还是没下来,梁可意不舍得,丁长生眯着眼看着梁可意举着的手,笑了笑,睁开了眼睛。“这不是没事嘛,现在我算是放心了,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市公司的事情都在逐步推进,赤商集团不出事,就是对市公司工作的最大支持,你想这一万多个家庭要是失去经济来源,那就是极大的社会不稳定因素,现在你父亲赌不起”。“那你赌得起?”梁可意没好气的说道。“是啊,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赌得起,再说了,这也没出什么事,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可能没有什么事再值得我这么拼命了”。丁长生说道。“是吗,为了曹家大小姐这么拼,那曹家大小姐该怎么报答你?以身相许吗?”梁可意醋意十足的问道。“拉倒吧,从烂尾楼到现在,我就没见过她的人影,再说了,我这是为了公事,和私事无关你不要多想了”。丁长生说道。“是吗,我看你是公私不分了”。梁可意没好气的说道。赤商集团新老板曹颖被绑架这事就像是一个小石子投到了池塘里,根本没有泛起多大的波澜,事情就这么平息了。赤商集团的改制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合山市公司的介入,让外部资本的觊觎之心有了忌惮,而且赤商集团也明确向外宣扬,他们的首选合作对象是合山市公司,而不是外部资本,这让贺乐蕊很是郁闷。“看来权经不是白学的,我现在后悔教你学习权经了,手段娴熟,比我厉害多了”。贺乐蕊来看丁长生,说道。“没办法,和豺狼一起同行,就要有比豺狼还要尖利的牙齿,要不然早被吃了吧”。丁长生说道。“你说我呢?”贺乐蕊问道。丁长生没接这个话茬,却说道:“事情都做的差不多了,也该收手了,合山这个地方,不适合你们,还是另外找其他地方的猎物吧,还有,答应我的事,尽快办理,我的耐心有限”。“宇文家的事件进入到审理程序了,你还想怎么样?”“那三百亿呢,到账多少钱了?”丁长生反问道。“那些钱的问题,你还得再等等,因为地方公司一下子拿不出来那么多钱,而且那些钱也不是我们做的,是许弋剑……”“别再提许弋剑了,许弋剑已经是过去式了,你再说许弋剑就是推卸责任了,而且我们是讲好了的,再说这些就没意思了”。丁长生说道。“我会尽力,但是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我们也没从赤商集团这里得到任何的好处,相反,你倒是里外做好人,现在曹家大小姐对你可谓是感恩戴德了吧?”贺乐蕊不屑的说道。“没有,我说过了,事情一码归一码,我为曹颖出头,不是为了她个人,而是赤商集团背后的一万多就业家庭,赤商集团要是挂了,那么合山的社会稳定就会受到影响,说不定还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那样的话就不好了”。丁长生说道。“你说的这个别有用心的人,是什么意思?”贺乐蕊问道。丁长生笑而不语,贺乐蕊站起来,看着窗外的风景,说道:“长生,你以为自己可以无所不能吗,在最近的这几件事上,你做的太过了,已经有人对你非常不满,我这只是给你提个醒,别以为自己是孙悟空,孙悟空再厉害,不还是被压在了五指山下了吗?”“五指山也好,如来佛也罢,那对我都没用,我想做的事还没人能拦得住,除非你们现在把我做了,有这个胆子吗,我这人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别把我惹毛了”。丁长生说道。“说什么呢,有我在,谁敢对你不利?”贺乐蕊笑了笑问道。丁长生也笑了笑,说道:“别,为了我不值得,我现在是一个人,所以不要怪我做事不计后果,问题是也没有什么后果,许弋剑这么牛,不也是烟消云散了吗?”“你现在承认许弋剑的事是你做的了?”贺乐蕊问道。丁长生笑而不语,贺乐蕊又开始唠叨了很多,直到曹颖提着饭盒走了进来。“贺总也在啊,吃了没,要不然你和丁先生一起吃点?”曹颖落落大方的说道。“哎呦,这都开始送饭了,看来这关系进行的很顺利啊”。贺乐蕊说道。曹颖也不是省油的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公司内的乱局摆平,岂能是好惹的?“贺总说笑了,我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我这头很热,但是丁先生这头一点都不热,我就算是再努力,在丁先生这里,也不过是个送饭的而已,丁先生,你这心可真狠,就是算是石头做的心,是不是也该热乎了?”曹颖肆无忌惮的看着丁长生,那眼神里的热度,看得贺乐蕊恨得牙根直痒痒。丁长生这个人的确是不按常理出牌。自己一直都在撮合他和梁可意,可是这两人好像是商量好了似的,根本就不往一块凑,倒像是自己有什么目的似的。但是却和这个曹家大小姐打成一片,别看这两人现在这双簧唱的这么好,其实背地里有什么事情谁知道呢?“你们谈,我门外等着”。曹颖笑笑,知趣的离开了病房。“你这是真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了?”贺乐蕊问道。“你说的是哪条道?”丁长生一边吃着曹颖做的饭菜,一边问道。“我看你和曹家大姑娘乐在其中,梁文祥会怎么想,你这是在羞辱谁呢?梁文祥可不是简单人物,你要是这么干下去,他早晚会找你算账,他闺女就这么白被你玩了?”贺乐蕊问道。丁长生咽下了最后一口汤,说道:“你这话说的真难听,男女之间,谁玩谁说的清吗?这事要分从什么角度说,所以,别说是男人玩女人,现在女流.氓也开始觊觎男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