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草根风云 > 3708:走了

3708: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3708:走了一个星期之后,丁长生的腿好的差不多了,只需要单手拄着一根手杖就可以走路了,丁长生回到了市区,本想第二天上班,晚上正在叶怡君的家里吃饭,手机响了。一看是王荣霍打来的,皱眉想到,又是要给自己做思想工作了,这段时间王荣霍没事就和丁长生联系,还要他去燕京检查腿康复的情况,这让丁长生很不爽,开玩笑说自己这个狗腿不值得他这么三番五次的打电话吧。“喂,老王,这么晚了你不回家休息啊?”丁长生开口问道。“还没呢,在医院里,告诉你件事,李部长走了”。“什么,什么你说的什么意思?”丁长生一愣之下急切的问道。“我说李部长走了”。王荣霍再次说道。丁长生这下算是听清楚了,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二十分钟前”。王荣霍说道。丁长生愣了好一会,才问道:“丧事什么时候办?”“他生前遗愿,不举行任何仪式,三天之后火化,你要是有时间,就过来送他一程吧”。王荣霍说道。“我知道了,我,明天一早去燕京”。丁长生说道。放下手机,丁长生呆坐在椅子上好一会没吱声。“出什么事了?”叶怡君一直没打扰他,直到他看向自己,这才小声问道。“李铁刚去世了,到底是没挺过去,虽然在意料中,但是走的确实是太快了”。丁长生说道。叶怡君走到丁长生的跟前,坐下来,伸手抓住他的手,说道:“你该有思想准备的,这种病就只能是养着,医生都这么说了,你要去燕京吗,要不我陪你去吧?”“不用了,我自己去”。丁长生说道。“不行,找个人陪你去吧”。叶怡君说道。但是这一次丁长生没听叶怡君的,第二天自已一个人登上了去燕京的航班,而丁长生在离开合山之前,专门和梁文祥通了电话,梁文祥也是唏嘘半天,嘱咐丁长生代为敬上一个花圈。相较于别人的追悼会,李铁刚的遗体告别仪式可谓是冷清,来的人很少,当然了,来的这些人丁长生也都不认识,除了王荣霍之外,丁长生在这些人里算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因为他的腿还没好,手里拄着手杖,一瘸一拐的。王荣霍看到他来,看向他,丁长生点点头,慢慢一步步走向了李铁刚的遗体旁,看了好一会,王荣霍都觉的他看得时间太长了,这很不礼貌,这家伙好像是呆了一样,正要走过去的时候。丁长生后退几步,扔掉了手里的手杖,慢慢蹲下去,然后毅然双膝跪在地上,弯腰,磕头,头顶在了地上。双手扶在冰凉的地上,但是此刻他的心却如这地板一样凉的很。人死为大,无论李铁刚为自己挖了多少坑,但是有两件事是毫无疑问的。第一件毫无疑问的事就是丁长生的回国是得益于李铁刚,无论李铁刚的目的何在,丁长生是这件事上的受益者,这一点毫无疑问。第二件毫无疑问的事是丁长生相信李铁刚所作所为,包括对他和吴雨辰挖的坑,都是为了公事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这是丁长生跪在这里的原因。“这小子怎么来了?”副部长陈国新问身边的王荣霍道。“是我叫他来的,李部长生前说了,他去世之后,一定要通知丁长生来”。王荣霍小声解释道。陈国新点点头,说道:“待会我在车里等他,让他来见我”。来的这些人里,都是李铁刚的至亲,但是也都是三鞠躬了事,唯独丁长生另类,居然在这里跪下了磕头,还磕了四个头,虽然灵堂里有哀乐响起,可是依然能听到他磕头的声音。几分钟后,丁长生被王荣霍带了出来。“陈副部长要见你”。王荣霍说道。“我知道”。“你知道?”王荣霍一愣,问道。“在合山的时候,李部长告诉过我,如果他死了,如果我想通了,就去找陈国新”。丁长生说道。“看来我多余了?”王荣霍说道。丁长生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这时候他不想开玩笑。面对陈国新时,丁长生一句话没说,两人相对而坐,好一会陈国新才说道:“别矫情了,来纪律检查部吧,老李没完成的事都交给我了,你来负责,只要是证据扎实,在我们这里没人会包庇那些人”。王荣霍本来还想说几句丁长生别再推辞了,李部长的遗愿就是要把名单上的人都挖出来,为工委会和华夏的机体清理害虫。“好,我回去交接一下合山的工作,尽快来上班”。丁长生说道。王荣霍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自己准备的话一句都没用上。“那好,时不我待,这是我的电话,随时可以联系我,也可以联系王荣霍,你们熟悉,你对我不熟悉,但是时间长了你就知道我的为人了,至于具体的工作,你来了之后我们再商议”。陈国新说道。“好,我今天回合山,下周来京城”。丁长生说道。看着丁长生一瘸一拐的离开了,王荣霍说道:“奇怪啊,这小子怎么转性了,之前李部长怎么说他都不肯来,这会怎么就这么爽快了?”陈国新让王荣霍关上车门,好一会才说道:“这小子是个人物,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就好,就怕是有些人忙活了半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嘿嘿,我就是,得过且过”。王荣霍接茬说道。“算了吧,我没说你,我只是说丁长生这个人的悟性和心机,老李在的时候不来,一来是因为他和老李之间确实是有些心结,至于老李生病之后呢,他再来还有什么意思,老李也在位置上呆不了多久了,他来了算是怎么回事?”陈国新说道。但是现在来就不一样了,现在是奔着陈国新来的,陈国新还算是年轻,可谓是年富力强,所以,丁长生小心翼翼的寻找着可以过河的木头,很明显,李铁刚那根木头已经腐朽了,还可以说是断了,丁长生要是上去的话,过不过去对面都难说,更不要说随时都可能掉河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