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草根风云 > 3709:刚刚开始 大结局

3709:刚刚开始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3709:刚刚开始(大结局)“这么突然?”梁文祥看着对面的丁长生,问道。“嗯,在李部长离开这里之前,和我谈过一次,分析了目前的形势……”丁长生捡重要的和梁文祥说了一下,当然了着重强调的是自己去纪律检查部比呆在这里要作用大。梁文祥听了之后,点点头,说道:“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梁部长,可意那里……对不起”。丁长生挣扎着站起来微微鞠躬,说道。梁文祥笑了笑,说道:“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懂,也不想干预,只要你们自己觉得好就行,你去京城这事告诉她了吗?”“来这里之前我和她通电话了,虽然骂了我一顿,但是最后还是支持我”。丁长生说道。“嗯,你们自己协调好就行”。梁文祥说道。丁长生在梁文祥这里谈了一个小时之后,起身离开了办公室,此时门开了,焦明海走了进来。“长生,你在这里呀,谈完了吗?”焦明海问道。丁长生点点头,说道:“谈完了,焦总请”。焦明海看看丁长生的背影,然后进了梁文祥的办公室。丁长生去燕京的时候没有带走任何东西,也没带任何人,孤身一人去了燕京,从此开始了他的另外一番天地。一个月后,丁长生王荣霍带队进驻合山市公司,合山市公司安保部原副部长屠嘉扬被留置调查。三天后,合山市公司总经理焦明海被留置调查,进而交付法务机构审查起诉。半年之后,中南江都市公司董事长陈焕山被留置调查,进而交付法务机构审查起诉……这一系列点穴式的审查,让很多人都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此时一条关于名单的事情开始传播开来。“是我,有没有时间喝一杯?”贺乐蕊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问道。自从丁长生来了京城,她找过丁长生几次,但是丁长生都以很忙拒绝了她的邀请。“嗯,我看看时间,今晚还真是有时间,我在单位等你,你来我这里吧,我这里安全点”。丁长生说道。“我去了你那里,你还能放我回来?”贺乐蕊问道。“这话说的,好像我吃人似的”。丁长生笑道。“你不吃人吗,现在都在说你是个吃人都不吐骨头的家伙,当心把自己噎死了”。贺乐蕊说道。“没关系,你这么提醒我,我倒是注意了,下次一定要嚼碎了再咽下去”。丁长生把这件毛骨悚然的事情说的好像是和没事人似的。“到底能不能出来?”贺乐蕊问道。“时间多了没有,我单位门口有个川菜馆,你去那里等我吧,我半个小时后到”。丁长生说道。贺乐蕊此时就在他单位门口,这点丁长生也早已知道,贺乐蕊的车上早已被安迪安装了定位装置,很隐秘的位置,安迪的手段值得信任。半个小时后,丁长生到了菜馆里。“你手上有那份名单,对吧,哪来的?”贺乐蕊问道。“什么名单?你说什么呢,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丁长生一脸蒙圈的说道。“别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抓人就是按照名单上抓的,现在那些名单上的人都在疯狂毁灭证据,我看你们该怎么抓?”贺乐蕊问道。丁长生闻言,将茶杯放下,说道:“无所谓,我们的依据是证据,没有证据我们是不会抓人的,都是根据扎实的证据办事件,没有你说的什么名单,别傻了,那都是许弋剑骗人的,现在骗人的骗子都死了,活着的人还在被骗,你不觉得这很扯吗?”“我不信”。贺乐蕊说道。“我也不信”。“是吗,那我问你,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你半辈子奋斗得来的东西都没法享受了,也不敢露面,值得吗?”贺乐蕊问道。“我现在是两手空空,我半辈子?我还年轻,哪来的半辈子?人的追求不一样,这就是差别,虽然李部长给我挖了不少坑,我也受了不少委屈,那又如何,说到底,我们都是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这片土地要是乱了,谁也没好果子吃,不是吗?”丁长生问道。“你的思想境界什么时候这么高了?”贺乐蕊讥讽道。“什么时候?说起来你或许不信,第一次是林一道死的时候,第二次是我对秦振邦的死怀疑的时候,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秦振邦是怎么死的吗?”丁长生看向贺乐蕊的眼睛问道。“你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没什么意思,自从我知道了秦振邦也在许弋剑的那份名单上之后,我就对秦振邦的死就有些怀疑了,于是我找人去秦振邦最后治疗的医院做了调查,结果呢,在秦振邦的治疗医生那里,找到了存在电脑里的一些原始材料,我要想做,就能找到证据,结果呢,在秦振邦最后死亡之前的血液化验中,医生检查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那个医生你还记得吗?要不要把你们叫到一起对质一番,你当时是怎么让他修改化验结果的,现在还记得吗?”丁长生问道。看着丁长生的眼睛,贺乐蕊忽然意识到今晚就不该来,但是事到如今只有矢口否认了。“我一直在想,是谁下了那种罕见的毒,那种毒药可是来之不易,平常人搞不到的”。“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你在这里瞎说也没用”。贺乐蕊冷笑着说道。“哈哈哈,看把你吓得,我说着玩呢,哪有这回事”。丁长生忽然大笑道。贺乐蕊冷冷的看他一眼,拿起包就离开了菜馆,丁长生独自品尝着桌子上的饭菜,低头看看手机,贺乐蕊的车向西山驶去,这些在意料中,丁长生对有些事是无能为力的,但是也只能是采取他自己的方式去做。出了菜馆,天色微亮,这只是城市灯光的效果,而不是天真的亮了,我们依然生活在假象里,前面的路还很长,时而明亮,时而幽暗,但是不论怎么样,都要走下去。刚刚回到办公室,手机震动了一下,低头看了一下,贺乐蕊被双手戴着手铐的照片发了过来,丁长生看了一眼就扔到了桌子上,决战才刚刚开始,丁长生伸了个懒腰,今晚又要睡办公室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