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922、看你骨骼惊奇,一看就是做大事的

922、看你骨骼惊奇,一看就是做大事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的,你又不经意的总结出一个生活小习惯。”
  
  郑观媞拍了拍陈汉升肩膀,很像朋友之间的亲昵表现。
  
  其实大家都知道果壳和小米是合作伙伴,毕竟“果米联合研究院”就伫立在两个工厂之间呢。
  
  “那当然了。”
  
  陈汉升应了一声,冲着还没有车轱辘高的小女孩挤眉弄眼。
  
  不过他现在的形象太邋遢了,叼着烟还满身的酒味,胳膊上就差个纹身便是精神小伙了,所以小丫头有些害怕,悄摸往平板车里面缩了缩。
  
  可是透过两块木板的缝隙,她还在偷偷的盯着陈汉升。
  
  小朋友就是这么可爱,她以为只要自己躲起来了,别人就看不到自己了。
  
  “这是你孙女啊?”
  
  陈汉升对着卖西瓜的中年人问道。
  
  “是啊。”
  
  这个中年阿伯皮肤黝黑,一边拿着秤砣称重,一边和陈汉升交谈:“她爸爸妈妈都要上夜班,把她一个人搁家里也不放心,我卖瓜时就顺便带着她了。”
  
  “看上去很听话啊。”
  
  陈汉升继续攀谈:“多大了?”
  
  “四岁半。”
  
  阿伯谈到自己孙女,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也是有些调皮的,不过已经懂得疼人了,有时候我累了她也会帮我擦汗。”
  
  陈汉升点点头,嘴里吹了几声口哨,又像呼唤小猫一样“喵喵喵”的叫着,可是小女孩就是站在平板车底下不出来,小身子骨有些瘦弱。
  
  卖瓜的中年人也不催促,笑呵呵的看着陈汉升逗弄自家孙女,然后把西瓜递给郑观媞:“一共9块8,你们给9块5就好了。”
  
  “你这些西瓜,我都要了。”
  
  陈汉升仍然在吹口哨,不过说出的话吓了中年阿伯一大跳。
  
  郑观媞瞅瞅陈渣男,又看看小丫头,似乎明白了什么,长长睫毛下的眼眸里有一些温柔。
  
  “我说西瓜全都要了,然后你们早点回去吧,小朋友还是早点睡觉的。”
  
  陈汉升又重复了一遍。
  
  “可是,可是······”
  
  卖瓜中年人还是比较淳朴的,虽然有大客户他很开心,不过仍然提醒道:“这么多瓜,你吃不完会坏掉的。”
  
  “怕什么,这里这么多人呢,我每桌送一个就行了。”
  
  陈汉升弹飞烟头,动作很潇洒,不过这种混混般的动作,唬的小丫头身子又往里面缩了缩。
  
  直到这时,卖瓜的中年阿伯才明白对方并不是真的买瓜,只是想让自己孙女能够早点休息呀。
  
  “那,谢谢,谢谢······”
  
  中年阿伯连忙道谢,还把孙女拉出来一起感谢,不过小丫头仍然很怕陈汉升,缩在爷爷的身后,只露出一双眼睛和两个小辫子。
  
  “行啦行啦,你也别称重了,就按照一个西瓜30块钱吧。”
  
  陈汉升招呼烧烤店老板过来搬西瓜,其他桌上的客人听到陈董请客吃西瓜,这些精力旺盛的大学生都举着酒瓶高喊“陈董,陈董,陈董······”
  
  车上一共25个西瓜,陈汉升直接给了800块钱,卖瓜的中年人不住的鞠躬。
  
  陈汉升压根不在意这些,只顾“biu、biu、biu”的逗弄小女孩。
  
  “沈幼楚有个妹妹。”
  
  爷孙俩人离开小吃街后,陈汉升并未立刻返回桌上,他又点上一根烟,仿佛在解释动机,又好像在自言自语。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也是4岁左右的年纪,就和刚才那个小姑娘一般大,现在都快上小学了,这几年我都是当闺女一样看待的。”
  
  陈汉升弹了弹烟灰说道。
  
  “所以呢?”
  
  郑观媞眉目晃动,有一股蕴藏的笑意。
  
  “这段时间没见到,我有些想她了。”
  
  陈汉升鼻孔里喷出两道笔直的白烟:“再加上我两个宝宝也是闺女,所以就很心疼这样的小丫头。”
  
  “昂······”
  
  郑闺蜜微微仰起下巴,神情里有着罕见的调皮:“陈渣男,女儿让你变了啊。”
  
  “变得有了感情?动了情的痞子,连刀都拿不稳了。”
  
  陈汉升咧嘴笑道:“以前我都是乱杀的。”
  
  “嘁~”
  
  郑闺蜜啐了一口,不过在转身返回之前,她也突然说道:“我认识你三年半,你是真的变了,现在比较可爱一点。”
  
  “可爱,想X吗?”
  
  “不想!”
  
  ······
  
  在烧烤店的桌上,自从陈汉升走出去,郑光裕和洪仕勇就一直在观察了。
  
  看到他买瓜送给其他顾客,郑光裕问道:“陈汉升这是在买名气吗?”
  
  “不是,他不需要的。”
  
  洪仕勇想都没想就否认了:“买名气这种事,在港岛比较有用,可是大陆实在太大了,几十个西瓜能有什么作用,以我对陈董的了解,他应该就是率性而为。”
  
  郑光裕沉吟半响也承认了:“陈汉升的确跋扈又洒脱,还非常的聪明。”
  
  “还有一件事。”
  
  洪仕勇提醒道:“刚刚吃东西的时候,应该是陈董母亲打来电话,他是什么反应?”
  
  “立刻挺直胸膛、拿起手机捂住话筒、说话时点头哈腰······”
  
  郑光裕瞬间明白了:“陈汉升······非常怕他妈?”
  
  “是的。”
  
  老洪拍了拍鼓鼓的肚皮,笑呵呵说道:“谁能够想到陈董这样的人物,居然会畏惧母亲。”
  
  郑光裕也跟着干笑两声,“怕母亲”和“怕老婆”这两个属性差不多,就算再凶神恶煞的男性,一旦被贴上这个标签,大家都觉得他还是存在有爱的一面,距离感也会一下子拉近了很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